歡迎您來到教育培訓加盟網~

金牌項目

  • 童芽蒙正
  • 童學館
  • 世紀大成教育
  • 奇趣作文
當前位置: 教育培訓加盟網 > 教育培訓投資行情 > 了解出國留學行業發展詳情資訊

了解出國留學行業發展詳情

了解出國留學行業發展詳情,出國留學這個項目很受關注,現在出國留學是一中新的發展趨勢,關于出國留學的一些情況可以具體了解一下,渠道網可以跟大家一起關注一下。

在線教育概念的興起,幾乎觸動了每一個細分領域,留學服務行業也不例外。有意思的是,留學領域的“在線教育”歷史要早得多,無論是開始的DIY留學網站,還是后來興起的如Zinch這樣的垂直社區。如果說前人們在做的只是一種邊緣探索,那么一些新的在線教育機構則直接喊出了革命和顛覆的口號,而這種口號的底氣所在正是因為“少中介費”,即直接把留學行業服務費用給免掉,要知道,這可是留學行業能夠看得見的、主要的商業模式。本文將結合一些案例,以及筆者對留學行業的觀察,試圖做相關探討。

出國留學“少中介”機構案例分析

案例1:尚友網。從成立至今,尚友網的目標是做留學領域的門戶,并未確立商業模式,直到今年年初,才正式切入“少中介”留學領域,并推出澳大利亞留學少中介項目。目前,這幾乎成為尚友網的業務重心。除了承諾徹底小本外,尚友網還倒貼錢——凡申請成功者,由尚友公司補貼535元澳幣(約3200元)的簽證費用。背后的商業模式是:雖然每個學生會有1萬余元的院校傭金,但是除去成本有可能不收益甚至賠錢,前期先燒錢、換市場(用戶)。據了解,澳洲只是其少中介的步,未來有可能向英國、美國等地區推廣。

案例2:360留學。360留學是一家總部位于上海的留學機構,開始主營業務是東南亞留學、移民和房產,由于今年馬航事件,該公司業務遭受影響,并于不久前轉型做少中介留學。與尚友網的思路一樣,360留學也“倒貼錢”——將投資1億元,以3000元/人的成本價幫學生小本培訓雅思成績,背后的商業邏輯是:留學申請不難,關鍵是語言門檻,投資1億元,將會換來3億元的院校傭金以及品牌影響力。為何敢說投資1億元,據說是因為背后的VC給了其底氣。

案例3:牛果網。牛果網是由留學人士胡本未今年推出的一個少中介留學第三方平臺,其商業模式是:自己不做少中介留學,而是監管少中介留學機構,但是對于每個學員,要收取2000元支持金(事后退還)。經歷過短暫的嘗試后,牛果網已經出現“戰略性失敗”,現在轉做垂直類留學社區。用胡本未的話說:“牛果網的模式太很前了,本來少中介留學還處于概念階段,牛果網無對象可監管,一不小心成了先烈”。

除了上述幾家以外,還有一些或打著DIY口號、或隨著在線教育興起的少中介留學機構,如51offer、柳橙網、留學e網等。不過在實際運作中,有些機構的“少中介費”實則是有條件限制的,或者隱藏著收費項目,例如申請院校很過一定數量(如6所)、提供文書修改或簽證、接機等服務需要另外收費。

“少中介”模式四大難題

介紹完少中介留學的基本案例后,會發現這些機構之所以敢大喊“少中介”口號,其實原因并不復雜:傳統留學服務行業是由中介費+院校傭金這兩部分構成,這些機構把中介費給免掉,直接拿院校傭金。另外,如果套用互聯網概念,順便玩一玩增值服務、流量轉化、品牌溢價等,當然更加快哉。

商業模式固然沒問題(否則也不會有機構去嘗試了),但不可否認的是,目前這些少中介留學機構大多數籍籍無名,也沒有一家能探索出一條成熟的產業鏈條。從另外一個角度講,少中介留學真正普及甚至顛覆傳統留學服務行業,筆者認為至少存在以下四個方面的主要難題。

難題一:如何取得海外院校的代理資源?既然少中介留學機構聲稱不收前端、只收后端,那么先面臨的問題是,這些機構如何取得海外院校的招生代理權?一般情況下,一級代理會有10%左右的學費傭金,如果沒有一級代理權,要么做二級代理(會有約5%左右的傭金),要么就沒有傭金。事實上,沒有一級代理權是很難收益的,要想取得招生代理權并不是件容易事——特別是對這些新興的留學機構而言,教育部也規定,要想取得海外院校代理權必須有留學中介服務資質,雖然現在名義上規定將下放留學資質審批權,但是取得資質并不容易(筆者曾聽多位業內人士吐槽這事)。常見到一些少中介機構宣稱自己有上千個院校資源,但是如果你沒有代理權的話,院校數量再多與你何干?

難題二:如何突破英、澳、新市場瓶頸?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,目前幾乎所有主推少中介的留學機構,其業務對象都集中在英國和澳洲,另外順便加上新西蘭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,原因很簡單,因為這些的院校大多數都有傭金。但是,有一點不可回避的是,澳洲留學正出現下滑頹勢,英國留學也趨于穩定,特別是各種中外合作辦學的興起,分流了一部分生源。英、澳、新留學市場已是紅海,當瓶頸到來之時,如何突破?向的留學市場——美國突破?美國前100名高校是幾乎沒有傭金的,100名以后的有4000所,生源很度分散,傭金這張餅不好吃到嘴呀!還有另一大留學市場——加拿大,除了沒有傭金外,現在連傳統留學機構都覺得骨頭難啃,更遑論新型的少中介機構了。

難題三:學生真的會選擇“少中介”嗎?來自教育部的調查數據顯示,目前選擇DIY留學的自費生比例僅為12%,假設這部分學生可以轉化為少中介的生源,那么,如何把另外大部分收費用戶轉化為小本用戶?表面來看把小本用戶轉化為收費用戶困難,但在教育行業把收費用戶轉化為小本用戶同樣并不容易,這點可以參考“少中介留學”的鼻祖——新東方,新東方當前曾推出上托福、雅思小本辦理留學的服務,但后來這些學員還是跑到了收費的競爭對手那里,俞敏洪百思不得其解,學生家長的一席話讓他醍醐灌頂:“你們這兒是小本的,失敗了,我們無法對你約束或追責;如果別人收費了,相當于有了責任義務,顧問也會為了拿提成很賣力。我們有能力送孩子出國,肯定不差這一兩萬元的中介費,不愿冒這個險”。現在的“少中介”機構,同樣會面臨這些問題,當然機構可以選擇簽協議的方式來做支持,但本質上這是一種弱關聯。教育行業的一個特點是非標準化,用戶從來不會只因為價格低而輕易買單,畢竟背后的時間成本是不會因為“物美價廉”而冒險的。

難題四:規模化和專職化怎樣做好平衡?筆者見過一些少中介留學機構的師資隊伍,有的高管是行業人士,有的咨詢顧問也是重金從傳統留學機構挖過來的,對于他們能否通過專職手段、成功把學生“少中介”地輸送出去,筆者從不懷疑——但是,這是建立在他們規模比較小、生源比較少的前提下。做在線教育是一個燒錢的行業,這些機構不會安分于做一個小而美的公司,一旦規模上來了,如何保持隊伍的專職化?這似乎不僅僅是新型留學機構的難題,傳統留學行業這種難題同樣存在:由于整個行業的好顧問人才很其匱乏(探討起來又是一篇論文),沒有哪家機構能做到很大規模或同行業,即使行業營收規模也僅為五六億元。

除了以上難題外,“少中介”留學仍問題多多,如無品牌度、流量差、質量參差不齊等。盡管如此,筆者仍認為它給行業帶來“革命”并不是沒有可能。在解決上述難題的同時,也許培養用戶習慣也是很有必要的,就像當初360“教訓”瑞星一樣,讓用戶覺得:哦,原來出國留學是完全不用交中介費的呀!

標簽
教育資訊

(教育培訓加盟網:yuanbo編輯)

教育加盟專區

  • 涂來涂去美術教育
    投資金額: 5-10萬元
    美術教育
  • 童芽蒙正
    投資金額: 5-10萬元
    幼教,國學,教育培訓
  • 吉的堡教育
    投資金額: 100萬元以上
    幼兒園/培訓學校連鎖
  • 海倫多蘭少兒英語
    投資金額: 50-100萬元
    少兒英語

瀏覽過品牌

百威2登录